患有痛风,长出了痛风石,严重的话会不会残疾?

时间:2024-02-25作者:开心人健康网分类:健康知识浏览:682评论:0



会!毫无疑问的会!

我所在的单位作为痛风专科医院,每天都会有至少十几台痛风石的手术,而差不多每周就能遇到一个需要截肢的患者。有的患者纠结之后无奈接受截肢,也有患者不相信医生毅然出院……

我相信手机前的众多读者,也一定有许多人不相信痛风会导致截肢残疾,所以我先放几个案例吧。

病例一:左脚跖趾关节“鹌鹑蛋”,源于20年白酒“浇灌”



这是患者杨某的左脚大拇指关节,痛风石形成已有10来年的历史了。今年55岁的杨某已经有近40年的酒龄。35岁左右时开始痛风,45岁左右时开始长出痛风石。整个20年的病程中未进行过多正规治疗,因为吃药会影响到他每天晚饭喝半斤白酒。所以,在每天白酒的“浇灌”下,痛风石长得又快又狠。

病例二:货运司机喜欢熬夜开车后海鲜补一补,小脚趾痛风石致截肢



这一名51岁的唐师父,则是一名货运司机,长期于内地与沿海城市往返。货运司机连续驾驶、疲劳驾驶在所难免,驾驶时经常喝功能饮料,而连续开十多个小时到达目的地后,唐师傅则是喜欢吃一顿海鲜补偿一下自己。因为作为四川本地人,就稀罕海鲜;借着工作的机会,到了广东、福建、山东等地时,一定要在当地把新鲜、便宜的海鲜吃到位,不赶时间时,自然也会啤酒助兴。长期以往,加之开车时右脚长时间踩油门、刹车,血液循环不畅、劳累过度,右脚小脚趾长出了痛风石。截掉小脚趾虽然不影响唐师父开车,但还是让他改变了不少生活习惯。

病例三:高原上的痛风石——高原气候与牛羊肉是帮凶



这名患者敖某年龄更小,只有46岁。但是痛风石却比前面两名患者的情况更为严重。究其原因,竟是患者一辈子所处的四川甘孜州高海拔、低温气候与牛羊肉、少饮水的习惯有关,这些因素加速了痛风石的形成,加上当地医疗条件差,未进行任何正规治疗,最终导致关节坏死、只得截去小指。

痛风石为何有些能挽救,有些却能致残?

在说痛风石致残前,我认为还是有必要先说一说嘌呤、尿酸、急性痛风的发作。

尿酸作为人体内嘌呤代谢的终产物,无法再继续分解或转化,只能排出体内。虽然尿酸对于人体具有一定生理意义,但人体也只需要很少一部分,源源不断产生的尿酸绝大部分都需要排出体外。

暂存于体内的尿酸以尿酸钠盐的形式溶解于血液中,但血液中溶解的限度有限,在正常情况下,尿酸在血液中的溶解度为420umol/L。你不用纠结这个单位和数字是怎么来的,你只需要知道像你冲糖水一样,如果白糖加得太多了,无论你怎么搅拌,白糖都溶解不掉;尿酸溶解在血液中也是一样的道理。

溶剂的析出

当人体产生的尿酸持续增多或者是尿酸排泄受阻,血液中的尿酸就会持续、慢慢升高。当超过420umol/L时,尿酸盐就容易析出、“沉淀”在关节腔或肾脏等地方,尿酸盐在关节腔沉积、发病就是痛风性关节炎,在肾脏沉积、发病就是痛风性肾病。

针刀镜下关节腔内尿酸盐沉积

当沉积在关节腔时,会被人体免疫系统识别到“外来入侵”,然后对其发起进攻,继而引发一系列的炎性反应,进而导致局部急性滑膜炎及全身反应。表现出来便是关节的红肿剧痛。

偶尔一次的尿酸超标、沉积,可能在关节腔与免疫系统发生激烈的“交战”;但如果长期血尿酸严重超标,关节腔内的尿酸盐沉积持续发生,那免疫系统的应对能力也有限,在和尿酸的“交战”时也会疲惫。尿酸盐与吞噬细胞的尸体还未被移出战场,一波又一波的“交战”又发生了,打到后面免疫系统也吃不消,干脆也不管了。于是吞噬细胞的尸体混合着大量尿酸盐堆积在关节腔,关节腔堆满了又继续往关节邻近组织堆,就逐渐形成了致密、难以溶解的关节痛风石。

各关节、软组织形成的痛风石

在痛风石初步形成之时,如果通过降尿酸药物降低血液中尿酸的浓度,已经形成的痛风石还能逐渐溶解回血液,慢慢变小;或者通过手术,借助手术医生手中的刨削刀、锉刀、勺、冲洗针等器械将大量的尿酸盐结晶清理掉。

但尿酸盐结晶很狡猾、生命力很顽强,在与免疫系统吞噬细胞战斗时,表面上被打败了,但如果不及时将其“处决”、移除体外,它还会悄悄侵蚀人体骨骼。关节腔内的尿酸盐结晶最初在滑膜、软骨、骨骺的表面形成,然后垂直植入深部,使晶体沉积于骨髓质中央管(哈弗斯管)等处,引起软骨下骨质吸收破坏、囊状改变,甚至穿凿样损害。

观察DR片,可以清楚看到痛风石中心已看不见骨头轮廓

不仅尿酸盐会“腐蚀”骨头,关节周围的软组织同样难逃厄运,包括关节囊、肌腱、腱鞘、滑囊等处都可造成相应的组织结构破坏,最终丧失关节运动功能。

怎样才能避免因痛风石而截肢致残的惨剧?

经常看见一句心灵鸡汤——每一个今天,都是余生里最年轻的自己!

在对待痛风与痛风石上,其实也是一样——每一个今天,都是余生里最“健康”的自己!

要想避免痛风石侵蚀入骨,最终截肢致残,最好的办法就是当机立断进行治疗。因为你关节腔里的尿酸盐结晶,每拖一天、它就侵入一点,骨头没有痛觉,当你感觉到功能异常时往往已经严重受损了。并且骨头、软组织被尿酸盐侵蚀后是无法再恢复如初的,就算不对你截肢,你丧失了关节功能,也算是残疾了。

那治疗痛风石,思路只有一条——降尿酸,而办法倒是有多种。

一、控制尿酸水平才是长远之道

不管是预防还是治疗,低尿酸水平都是万全之策。低尿酸水平不会出现尿酸盐结晶沉淀,自然也就不会出现关节剧痛、巨大痛风石、骨质受损这一摊“烂事儿”。就算已经痛风、甚至开始出现痛风石了,那都还不迟!

痛风石尺寸小于1.5公分的时候,骨质侵蚀通常还会发生;马上降降尿酸降低至300umol/L以下(仅痛风,降至360umol/L),刚沉淀的尿酸盐结晶还可以缓慢溶解回血液,然后再慢慢排出体外。但这个时间不短,你想想你从第一次痛风到长出痛风石花了几年时间,那这个通过降尿酸溶解痛风石的时间通常也会也这么久。所以,通过降尿酸溶解痛风石的情况,只适合痛风石形成时间短、体积小的患者。

降低血尿酸的手段众多,包括了以下方面:

1.调整健康的生活习惯

健康的生活习惯可以潜移默化中“改变体质”,一定程度降低血尿酸水平,也是后面药物降尿酸的基础。如果不能改变、调整好生活习惯,那么药物治疗也很难取得理想的效果。



健康的生活习惯包括:

  • 低嘌呤饮食以控制嘌呤摄入;

  • 多食钾、钙、镁离子的蔬菜、水果,碱化尿液,有利于尿酸排出;

  • 足量饮水达到2500ml/天,以保证尿酸的充分排泄;

  • 远离酒精、果糖、油脂等严重影响尿酸代谢的物质;

  • 坚持低强度有氧运动,控制、减轻体重,有利于尿酸的代谢;

2. 药物降尿酸

目前可供选择的降尿酸药物包括抑制尿酸合成药物、促进尿酸排泄药物以及尿酸氧化酶三类。由于不同国家上市药物种类和用药经验的不同,各国指南推荐的药物种类有所不同。总体而言,指南建议结合患者尿酸排泄情况、有无尿路结石以及肝肾功能等情况来选择药物,尿酸产生过剩或者合并尿路结石患者,首选抑制尿酸合成药物——黄嘌呤氧化酶抑制剂(XOI),包括别嘌醇和非布索坦。尿酸排泄低下者可以选择促尿酸排泄药物——丙磺舒或者苯溴马隆。必要时两类药物可以联合应用。



许多患者常常关心“何时停药”,以外尿酸水平降到了300umol/L以下就可以停药了。其实不然,血尿酸是在药物帮助下才能降到目标水平,关节等处还储存有大量的尿酸盐沉积,可以源源不断补充进血液,停药必然反弹。只有持续地服用降尿酸药,维持住低血尿酸水平,才能慢慢将关节、肾脏、各处组织的尿酸盐沉积消耗掉。

二、快刀斩乱麻——手术去除较大痛风石

体积小的痛风石或无肉眼可见痛风石的情况,可以通过降尿酸治疗“慢慢耗”。但大如鸽子蛋、鸡蛋的痛风石太多了,如果仅通过降尿酸治疗“慢慢耗”,不仅时间长,而且用药花费高、身体负担大,拖久了骨质侵蚀仍然会发生。这时候就必须要通过手术来快速处理掉痛风石。

常规手术。白色的尿酸盐沉积

手术切除较大的痛风石,能降低体内尿酸池,且切除正在增大的痛风石,可防止皮肤破溃、骨关节和软组织进一步破坏,矫正畸形,改善外观,保留和改善关节功能。

针刀镜可视下处理膝关节尿酸盐结晶

目前除了常规的开放手术方式,微创可视针刀镜手术也越来越被推荐。它可以在实时可视系统下进行关节腔内处理,操作更准确、清理更彻底、伤口更小更安全、伤口恢复更快、并发症更少。

需要提醒:手术并不能替代药物及饮食控制等全身性降尿酸治疗,手术后需要继续坚持各种降尿酸手段。

总结

痛风这个疾病是一个“多面杀手”,不仅能够正面对你造成直接伤害,还能在你不知不觉中“毒害”你的关节,让你慢慢变残疾;甚至“毒害”你的肾脏,杀人于无形。而对待痛风,一定要在第一时间进行反击,并对它进行实时监控,不给它任何喘息和反弹的机会,这样才能远离痛风所带来的各种严重危害。

我是风湿免疫科乔方医生,原四川省人民医院全科医生。整理发布不易!如果您觉得看了有帮助,请帮忙点个关注或点个赞;如果您有不同的观点,也欢迎您在下方留言,大家共同探讨;也可以转给您身边需要的朋友;谢谢!

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