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滋病女传男的概率大吗?

时间:2024-03-16作者:开心人健康网分类:健康知识浏览:1657评论:0

你好,我是风湿免疫科乔方医生,原四川省人民医院全科医生,这个问题我来回答。

谈起艾滋,大多数人总觉得离自己很远,如果你有这种想法,恭喜你,你应该是私生活比较纯净的一类人。实际上,有许多人担心自己通过某种渠道感染艾滋,鼓起勇气专门到医院检查确认。

而作为医疗行业从业者,见到的不自知HIV病人真不少,再你长得人畜无害、穿得人模人样,只要你生病了来医院了需要验血,数据不会说假话。有衣衫褴褛的老农民,也有搭配得体的都市白领,还有十七八岁的来做人流的学生……

成都老超哥医院做理疗,衣服一脱吓坏年轻女护士

想起去年夏天,单位搞了一个惠及周边社区的活动,附近居民可以来低价做理疗项目。一个炎热的下午,康复科来了一个寸头、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,嘴上叼着牙签、白体恤后背汗湿一片,沙滩短裤就着人字拖。

一进门就找了张空理疗床坐下:“小妹儿,你们这是可以做理疗哇?我是旁边小区的,帮我弄下嘛!最近老是腰酸背痛的。”

“可以,你先趴着嘛!”
“老超哥”把体恤往脖子上一拉、趴下,掏出了手机:“喂,张哥哇?走!今晚上跟我去耍,说的那地方妹儿真的可以……要得,一会儿我完了联系你。”

虽说中医康复科也有着其他病友与中医师交流的声音、家属等候时刷抖音的声音,但成都“老超哥”这一通电话的内容还是让众人有些许尴尬,但负责操作的中医技士也只得装作没听见,准备好器材过来。

看着“老超哥”油腻腻的后背,片状的浅红色疹子更加让人头皮发麻,中医技士又转身出去,下一趟康复科主任也一同进来了。我们中医康复科黄长琼主任退休前在华西医院康复科干了40多年,自然是比小护士见多识广。

迟疑了约10秒钟:“小兄弟,你现在有皮肤病,不适合做针灸或拔罐之类的哦!你可以去找我们赵主任开点舒筋活络的药嘛。还有,你这个体质很容易遭痛风哦,可以去我们检验科免费给你查个尿酸嘛?”

两个小时后,检验科打来电话:“黄主任,那个患者不仅梅毒阳性,还是艾滋!”

常在河边走的人,早晚会湿鞋

如果是像“老超哥”一样,长期喜欢“耍妹儿”;或是部分年轻人群体喜欢的“约妹儿”;再或是成都的大几十万同性恋者,这部分人群进行不符合生理学构造的“耍法”……这些场景中,如果为了刺激,不做保护措施,那也就不用关心感染的几率了;因为就算单次感染的概率再小,那长期、多次进行,感染也就是早晚的事。

HIV感染的几率,没想象中那么高

我们常在影视作品或新闻中见过这样的场景:

  • 场景1:吸毒的父母都是HIV携带者,生下的孩子不得已只能交给福利院。
  • 场景2:云南边境警察抓捕毒贩,毒贩反抗咬伤警察;
  • 场景3:外科医生给艾滋病人做手术,不小心带血的手术刀割到了手。

这样的情况对于当事人来说是非常的危险,但是HIV感染的概率不会是百分之百,也并非如我们印象中那么高。

接下来,就按感染风险由高到低的顺序依次介绍。

1、输血或血液制品 92.5%以上

直接输注带有病毒的血液或血液制品,感染风险最高,几乎是百分之百。

上世纪90年代,曾在河南某边远农村兴起人血走私生意,血贩子为了节约成本使用共用针头,造成了大量的艾滋感染,也导致了艾滋村的出现。2011年,由郭富城、濮存昕、孙海英、蒋雯丽、王宝强、蔡国庆等众星演绎的电影《最爱》,也就讲述了共用针头的情况下,传播艾滋的真实故事,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一看。

电影《最爱》讲述艾滋村的故事

随着现代献血制度以及血制品相关检测规范的完善,以及执法部门的严厉打击,此类传播已经很罕见了。

2、母婴传播(未阻断22.6%,阻断5%)

在未进行阻断措施的情况,HIV母亲垂直传播的风险约为22.6%;

但如果母亲及时服用抗病毒药物,并进行正规的母婴阻断,风险则可降低至5%以下。

3、共用针具吸毒 0.63%

与感染者共用针具针具,单次传播HIV的风险在0.63%左右。

4、经皮肤针刺伤 0.23%

护士打针时,扎完后不小心又扎到自己,这是最常见的职业暴露行为。通过这种针刺伤感染HIV的风险约为0.23%

5、GJ (1传0 1.38%,0传1 0.11%)

与感染者进行无保护的GJ,1把病毒传染给0的风险为1.38%;而0把病毒传染给1的风险则相对较低,为0.11%。

可以看出,风险并不低。巴蜀两地HIV人数同同性恋人数一样高居全国前列,也就不奇怪了。

注:此处的0,性别可为男或女。

6、XJ(男传女 0.08%,女传男0.04%)

而常规的PP方式XJ,感染风险则更低。男方感染者传染女方的风险约0.08%,女方感染者传染给男方的风险为0.04%。

7、KJ(均很低)

通过KJ传播HIV虽然有案例,但总体风险是很低的。因为口咽部上皮组织相对生殖器、直肠粘膜更厚,在激烈摩擦时不容易破;口腔黏膜组织还含有比较少的带有CD4阳性标记的淋巴细胞,可以一定程度抵御外来病毒;且口腔环境并不利于病毒存活,所以通过KJ传播HIV概率很低,接吻则是更加可以忽略。

8、其它行为

另外还有许多与艾滋感染者接触的行为,比如被咬伤、打喷嚏飞沫、接吻、共用餐具、共用洁具、握手等行为,只存在极小的理论上的可能,基本可以忽略不计。

总结

通过本文对各种行为感染HIV风险的介绍,可能会刷新一些朋友关于艾滋的认识。但要提醒的是,以上数据仅是单次行为的风险,如不洁XING行为及医疗、警察等职业暴露的累及风险仍不可小觑。像血液传播、母婴传播等【高危】行为,经过合理的规章制度以及保护、阻断措施,可以降至【低危】;而本身就【低危】的各种XING行为,如果能正确使用安全套,那也能将风险降至可以忽略。

整理发布不易!如果您觉得看了有帮助,请帮忙点个关注或点个赞;如果您有不同的观点,也欢迎您在下方留言,大家共同探讨;也可以转给您身边需要的朋友;谢谢!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